导航
导航

长乐路 109 号

锦乐花店

长乐路 109 号是一家花店,第一次听说这家花店还是从一本叫《长乐路》的书里。

周末散步,沿着长乐路从西往东走,想找找这家店,因为忘记了具体位置,所以只能一路摸索。走到了路的最东边,十字路口的拐弯处,有一家叫锦乐花店的小铺,店主刚好开门营业。进去之后花店比想象中的要小很多,里面只能容纳三四个顾客。店主是个小伙子,我不太敢认,不确定是不是书里的那家花店,所以在店里瞎看。看到经营许可证上写的营业者是庞 XX, 疑惑地问店主:“请问这家店是转让了吗?”

店主:“没有,我们家在这里开了二十多年了。”

这肯定是书里的店了,我心想。“那赵女士是您?”

店主:“她是我妈妈,我是她的小儿子。”

这是赵女士的儿子小阳。

“我是在一本书里看到了这家花店,那本书写了你们的故事。”

小阳:“我知道,是写我家的,那本书现在在国内不让卖了。我妈妈就在马路对面,马上过来。”

我出门一看,一个中年妇女迎面走来。小阳跟赵女士说有读者来花店了,赵女士满脸笑容,热情地跟我打招呼。

终于见到了书里的主人公,激动也很惊讶。根本看不出赵女士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,倒是很像小阳的姐姐。如书中所描述的,赵女士很爱笑,说话大声,充满自信。她会开别人玩笑,但更爱自嘲。

赵女士:“你们是读者呀,哎呀,欢迎你们,还在上学吗?”

我:“阿姨好,已经工作了。”

赵女士:“这本书在国内不让卖了,你们还能看到这本书,还专门过来看我们,谢谢你们啊。”

我:“去年时候看得这本书,当时对阿姨的花店最有印象了。”

赵女士:“哎呀,你们有没有笑话我们呀。哈哈!”

我:“没有没有,我很喜欢这个故事,很佩服您一个人来上海打拼这么多年。大家都是普通人,您的故事或多或少也能够感同身受一点。当时是怎么认识那个外国人的?”

赵女士:“那个外国人那会经常来我们花店,然后有一天他就说要采访我,说他是美国什么电视台的记者,我哪知道什么是采访啊,哈哈。当时跟他熟了之后就坐在门口瞎聊天,还一起吃过几顿饭呢。”

我:“那他书里写的您觉得有出入吗?虽然这本书是纪实文学,但毕竟是文学作品。”

赵女士:“书出版之后,他给我寄了两本,一个外国版的,一个国内版的。外国版的我哪看得懂呀,里面写得都是我们聊天的内容。”

我:“这本书出版以后,对你们生意有没有帮助呢?”

赵女士:“还是有的,昨天还有一个复旦的老师带着孩子来我们店买花,说是看过这本书,来转转。这本书听说在国外卖得可好咧,经常有什么瑞士,德国的外国人来我们店铺。我们这里回头客多,生意一直都还算不错呢。”

我:“那很棒啊。那这本书有没有给你带来一些麻烦?政府有找过你们吗?”

赵女士:“没有没有,咱又没乱说话,就是聊聊家常。再说了,大阳没高考这是事实啊,咱又不是说乱讲什么话了,咱们也都一直拥护共产党的。”

跟赵女士闲聊几句之后,买了几束花,送了祝福,离开了这家小店。

2020 年马上就要来了,希望赵女士一家人能够更加幸福。

支持一下
请 xdd1874 喝一杯咖啡?
  • 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