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
导航

我的大学室友 ZKY

ZKY 是我大一大二的室友,个子不高,皮肤黝黑,小平头。他是来自新疆的汉子,听说祖籍是河南的,家境并不富裕。和他相处两年,他穿过的衣服不超过三件,穿过的鞋子只有一双农村干活的布鞋,即使是在冬天也只穿件单秋衣套一件外套。常年不修边幅,被单、床罩从来没有洗过。

KY 是怪异、诡异还是奇葩?总之是个超!级!有!个!性!的人。他喜欢我行我素,从来不主动接触其他人。刚上大学那段时间,各种班级活动、会议、课程他从来都不参加,一声不吭,经常神出鬼没。大家说他神龙见首不见尾,所以取名曰:神龙。

神龙做过的奇葩事实在是太多了。大一第一个学期结束,大家都要回家了。那天寝室只剩下我和神龙两个人,他是中午的车,我是晚上的车,所以他先走了。我下午出去转了一圈回到寝室,惊讶地发现神龙在寝室阳台!我明明看他背着包出发了,于是疑惑地问他什么情况。他说他坐到车厢周围给他的感觉不是很舒服,所以就下来了。这(yi)也(duo)算(da)理(qi)由(pa)吗?他没有与家里人联系,北区寒假也要封校,所以他就被导员安排到了东区。寒假回来发现他床上有个电饭煲,还有两大瓶农夫山泉,里面装满了大米—原来他在东区每天自己煲粥喝!后来他的电饭煲被宿管发现没收了。

大一五一时候去八达岭军训,出发那天早上,大家都在整理装备,只有神龙还在睡觉,不一会导员来查寝了,神龙听到导员查寝醒来直接躲进了卫生间,不知道他什么躲起来,出发前列队点名,发现神龙不在队里,才知道他不想去军训!当时整个专业都找疯了, 就北区那不到康杰一半大的校区都里外找了好几遍,就是没有找到神龙。后来我们就去了八达岭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发现神龙被导员带过来了,原来导员调了保卫科的监控,才知道神龙的行踪。神龙他不想军训,他会安分的在昌平的郊区度过两周吗?军训时候大家都会被分配巡逻站岗的任务。军训第六天,轮到我们连执勤了,丫的,我在的小组要凌晨1点出去巡逻,巡逻一个小时,神龙不是和我一组,他在我后面一组。那晚被前一组的人叫醒之后就披着军大衣出去溜达了,虽然夏天快来了,可是八达岭晚上还是很冷,我们几个人转了几圈就坐在院外看星星,昌平郊区的天气真的很好,每晚都能看到很多星星。任务完成了,我们就叫醒了神龙他们组,回去安稳睡觉去了。第二天醒来列队点名才知道,神龙消!失!了!听和他同组巡逻的室友说,他们一伙巡着巡着神龙就没影了,他的铺盖都整理的特别整齐,而且没有留下任何东西!后来才知道神龙从一扇门旁边翻出去了,因为那里晚上没有人站岗,听和他一个宿舍的人说,神龙几乎每晚都要出去,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平时就比较怪异,所以就没有当回事。没想到这从头到尾都是早已预谋好的,他从被抓到八达岭那天起,就没想着要待在这里!凌晨时分,荒郊野岭,神龙他到底是怎么回到学校的啊!

我们原本以为神龙这次麻烦大了,估计要被学校开除,或者记过处分。万万没想到,这事好像被导员担下来了,神龙一点事情都没有,只是让他来年来了和大一一起再去军训。后来到了大二,导员貌似又把这事给办了,神龙不用去军训了。

印象中神龙大概有两个爱好,下象棋和编程。在寝室,神龙几乎一言不发,即使我们几个人讨论聊天说的很热闹,他都不参与进来,但是他会听,说到好笑的,他也会笑,一起看电影,他也会在最后面看,但就是不说话。除非你找他下象棋或者问他编程问题。他真的很喜欢下象棋,来者不拒,不论何时何地。事实上也只有一个人找他,他甚至会主动找别人下棋。

神龙特别喜欢?热爱?狂热?编程。上课时候基本是找不到他的身影的。如果他是在寝室,多半是在阳台。板凳上面搭个桌子,边磕瓜子边思考问题,他特别喜欢嗑瓜子,只要学习瓜子不离手,磕的瓜子皮都扔在他的洗脸盆里,久而久之,盆里的瓜子皮都堆成小山了。阳台上面几乎全是他弄得瓜子皮,他从来不打扫卫生,事实上寝室没人打扫卫生,只有我打扫!

据我了解,神龙很精通 C#,对算法也相当有研究。他不是 ACM 校队的,却经常在 BUCT Online Judge 上刷题。他每天起得特别迟,几乎睡一上午,因为他每天晚上都要出去。醒来,拿着笔、纸就去阳台思考某某题目怎么解决。起先,他是有笔记本电脑的,大二来了之后他说电脑没带过来,就换了一个叫不上名字,操作系统都不知道是不是 Android 的平板。后来我无意中发现,神龙拿这台山寨平板刷 OJ 题目!天哪,他那台平板居然都能在网上下到 C 的编译环境,当然功能没有主流 IDE 那么强大,关键字都不高亮,而且他拿这部机器 AC(通过)了500道题目!(参考:本届校队最高 250+,我 150 -,-)。他喜欢手写代码,每次都把代码写到纸上,然后再拿机器敲。AC 200 道题目,老师会奖励一本《算法导论》,算导里面的数学证明,让很多人都望而却步,神龙不学高数,但是他把这本将近 1000 页的书看完了。整天在阳台看,直到他把这本书扔了。

除了精通算法,他对 C# 也相当精通,每次课设要做 Demo 神龙必然是最结实的大腿,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,他甚至帮很多人完完整整做了课程设计。神龙白天除了待在寝室,就是去学校机房了,每天晚上9 10点他都要出去,无论春夏秋冬,他都穿着单层运动衣,套件常年不洗的短袖,还有一双穿烂的布鞋。不太懂他每晚出去干什么,直到大二下期末,那天我和向日葵去阶教刷夜复习操作系统,上到二楼才发现神龙在阶教外面来回踱步,手里拿着山寨平板,OMG,原来他在蹭阶教的 Wifi 来刷题!

神龙几乎不去上课,所以挂了很多门课,结果大一留级了。升大三我们搬到了朝阳区,神龙留在了北区。基本上不联系了,偶尔一次和学弟聊天才得知神龙退!学!了!不知是他自己退学,还是学校劝退,他离开了 BUCT,但是他依旧还在 BUCT OJ 上刷题!大二时候看到他刷了 500 道题目高高在榜首,如今已经刷到了 700 道题目了!

这就是我的“奇葩”室友,大家都说他奇葩,从认识他那天起,我一直都没觉得他奇怪,相反我觉得他很酷。所有的生活都是合情合理的,我们没有必要互相理解。我不懂,这是他的生活方式,我理应接受。我知道他过的很享受,他总是时不时的冒出诡异的笑声,或者在阳台打太极,武术。我知道他很幸福,他总是在做他喜欢做的事情,即使外人看来很奇怪。我知道他很自由,对于让他不自在的事情,他总是通过行动来抗争!

Follow your heart~ 致敬我的室友,ZKY. 此时此刻,不管你在哪里,新疆的戈壁滩还是帝都的地下室,每当你在学校 OJ AC 了一道题目,我就知道 KY 大神还在我们身边。

与诸君共勉。